高冷話癆君

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But after this life, I'll find you in the next.

老夫老夫三十题

每天都有產糧的衝動。

浦春一: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军哥就是昏迷了,军哥才没扑街!(打滚)
咳,对不起我尽量严肃一点。
文笔极差,写作苦手,偏爱傻白甜,但是以我的文笔,可能傻白但是不甜,尽量努力贴合。
下面都是一个文废的自我挣扎。
1.习惯性吻别。
 “我出门了。”杜一飞穿上外套,低头开门。
 “干爷路上小心。”Apple咬着勺子,眼珠子转了转,,“Daddy,不和干爷goodbye kiss吗?”
 张军努力咽下含在嘴里的咖啡,“Apple,我为什么要和你干爷kiss啊?”
 “是沙律姐姐啊。”Apple果断出卖了沙律,“沙律姐姐讲,两个人住在一起,就会kiss啊,Daddy你每次送我上学就会有kiss,为什么干爷没有啊?”
 “咳…”张军放下杯子,“Apple,我出去一下。”他站起身,追着杜一飞出去了。
 Apple跳下椅子,偷偷跑到门口,探过身子看到门外走廊映出两个紧贴着的人影,捂住了眼睛。
 沙律出来就看到Apple捂着眼睛站在门口,“Apple,出什么事了?”
 “Daddy说过啊,非礼勿视。”
2.压力爆发。/感觉迷茫的时候。
 张军被抢救了过来,昏迷了小半年,最后还是醒了。
 杜一飞坐在张军病床边削着苹果,他罕见的有些茫然。
 ‘自己是不是真的就该是个孤独人,和谁有关联,谁就会衰。‘
 刀刃有些锋利,将杜一飞的食指划出一道伤口,手指上的刺痛令他回过神,果肉沾上了鲜血。
 张军靠在床头,没有挂水的那只手在杜一飞眼前挥了挥,“一飞?Apple怎么样?”
 杜一飞将沾了血的苹果放到一边,又拿了一个,“没什么。”
 张军拿过杜一飞手里的水果刀放在一边,“我让你讲Apple不是苹果啊。”他招手让杜一飞凑近一些,一把揪住杜一飞重新留起来的小马尾,“想那么多干什么?”
 
 (我真的好中意飞sir的小马尾啊。)
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认真调整准镜的张军,看着Apple微笑的张军,皱眉喝药的张军,一直想让杜一飞回去的张军。
 杜一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放着靓仔不看,只要张军出现,视线就会不自觉地黏在张军身上,有时候看着张军还会发愣。
 一开始他还分不清自己是在看阿彤还是在看张军,后来阿彤走后,杜一飞发现自己的视线还是黏在张军身上,那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你尝尝。”张军把刚下班的杜一飞拉到餐桌边,“我学你的手艺做的。”
 杜一飞鞋都没换就被张军按着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点点头,“好吃啊。”
 Lucky满怀期待地夹了块鸡肉放进嘴里,脸扭曲了一下,他终于明白了,沙律的厨艺和军哥大概是一脉相承的。
 飞哥和军哥宠孩子的习惯也是一脉相承的。
 不,个鬼宠孩子。Lucky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
 这是夫唱夫随。
5.发现信件盒子。
 ①张军发现杜一飞还留着以前做卧底时用的那部手机,轻门熟路地输入密码打开,发现里面所有关于他的短讯都被杜一飞完完整整地保存了下来。
 ②作为大佬的男人(×),杜一飞的假期有一半是归张军所有的,剩下的一半就是收拾烂摊子和照顾一家人。
 他收拾着张军的桌子,偶然看到一打写满字的纸,眼神飘忽了一下,‘这不算偷看吧,说不准是Apple的作业啊。‘
 飞sir非常坦然地翻开了那些纸。
 『今天给Lucky的眼神,他竟然会错意了,有些尴尬。要是一飞就不会这样了,果然一飞最合拍。』
 『一飞好像在上司那里不受信任啊,还是回来和我(这里有几道明显的划痕,还是杜一飞勉强认出来的),和我们比较合嘛。』
 飞sir非常不坦然地将那些纸放回了原处。
6.睡前故事。
 “干爷啊,最后那个警察和大佬怎么样了呢?”Apple抱着被子看向坐在床边的杜一飞。
 杜一飞笑了一声,“最后这个大佬改邪归正却被别的坏人打死了,那个警察呢,就一个人活到了现在。”
7.酩酊大醉。/Cheers darling
 张军和杜一飞都不会喝醉,一个是狙击手,一个是警察,他们的身份都不能让他们喝醉。
 但在杜一飞休假时灌醉他,是张军最喜欢干的事。
 张军最喜欢把杜一飞被灌到断片,转天乱编一些杜一飞喝醉了做的事,然后看杜一飞一脸懵逼地坐在床上看着他发傻。
8.冷水澡。
 两个人都不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了,兴致上来互相慰藉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杜一飞搬回去和张军住之后,Apple就和杜一飞抱怨,干爷搬出去的那两年,Daddy经常会大半夜起床去冲冷水澡。
9.初见回忆。
 “不记得了。”当Apple问起的时候,张军和杜一飞异口同声地回答,顺便一人给沙律和Lucky嘴里塞了颗薄荷糖,堵住另外两个目击者的嘴。
 他们两个拒绝回忆起当时第一次见面时不小心撞到了对方,还撒了各自一身咖啡之后,两个三十多的成年人拌嘴拌了一路的事。
10.你的手还是那麼冷。
 冬天的时候,杜一飞的手都会变得很冰,他又不喜欢戴手套,还经常把冰冰凉的手贴在张军身上。脖颈,胸前,靠近动脉或者心窝处的,温暖的位置。
 但对于张军来说,这感觉实在称不上好,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抓住杜一飞的手和自己的十指相扣,一同塞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只有张军知道这双手上曾经背负的光辉荣耀与劣迹斑斑,以及他是如何被这双手的主人吸引,又是如何被这双手抛弃。
 张军拉着杜一飞在深夜的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突然想起自己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手常年冰冷的人没人疼。
 去他妈的吧。
 张军无意识地将对方沾染了些许温度的十指扣紧,他觉得说那句话的人肯定是个手冰的大龄单身狗。
 谁家大佬有他这么惯着卧底的,谁家大佬身边的卧底十二年暴露之后还活的好好的,大佬还煞费苦心想把人绑回去的。
11.Follow Me./惊悚
 张军带着杜一飞跑了,他带着杜一飞一路飙到机场,拖着人就上了去美国的飞机,现在正开着车行驶在德克萨斯州的公路上,杜一飞坐在副驾驶座上翻看着新买的杂志,从杂志里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如果这时候突然出现一辆摩托车把咱们撞翻然后再出现一个警察把咱们带到一个房子里就好玩了。”
 张军看着杜一飞笑了笑,“一飞,虽然我们刚看完《电锯惊魂》,但是在现在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一辆摩托车从他们身边开过去,然后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张军踩下了刹车,车子慢慢停了下来。
 摩托车上的两个人下了车打开了车门,把张军和杜一飞拉下了车。这时一辆警车出现,从车上走下两个带着口罩的警察,他们拿出刀刺进了两个摩托车党的心脏,然后把张军和杜一飞带上了车。
 “不是吧,拍电影?”
 车在一幢房子前停下,张军和杜一飞被蒙上眼睛带了进去。
 张军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还挺到了一声惊叫,也许是从楼上传来的,“一飞你个乌鸦嘴啊。”
 门被打开了。
 然后杜一飞就被推了进去,拿下了蒙着眼睛的黑布。
 屋子里站着一个拿着电锯的人,背对着他站着。
 “张军在哪?”杜一飞看着那个比他高了将近一头的人。
 那人慢慢转了过来,杜一飞看到他脸上带了一个可怕的面具,然后举起了一个还滴着血的头骨。
 面具人打开了电锯向杜一飞走了过去,电锯转动的声音让他一阵心悸。他下意识摸向腰侧,摸了个空,枪在警局,不在他身上。
 面具人慢慢走到杜一飞面前,然后关上电锯,摘下了头上的面具。
 “Lucky?”杜一飞看着面前傻笑的人,突然明白了什么。
 沙律也走了进来,“怎么样,飞哥,我的尖叫声还可以吧。”
 “是啊,差点吓死我。”杜一飞叹了口气,“吓到心脏跳停啊。”
他再次看了一遍屋子,“等下,那军哥?”
 然后他们听见门外的上膛声和枪声。
 屋里的三个人身体紧绷,开始戒备起来。
 “愚人节快乐。”张军推开门。
12.没有言语的夜。
 对不起,看到这个题,我脑子里都是嘿♂嘿♂嘿,我去面壁。
13.旧疾复发。
 两个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男人,身上都有不少伤,一到阴雨天两个人就都会疼到不行。
 这个时候杜一飞就会煮上两杯咖啡,把两个人塞进同一张毯子里,一起看七八十年代的老电影,
14.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工作探班。
 冷静,面无表情,严肃到可怕,随时可能因为做不好而被骂。这是张军回归真·良民之后,偶然兴起给杜一飞送午饭发现的,工作时的杜一飞。
 张军没有见过这样的杜一飞,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杜一飞是温和内敛的,是爱笑的模样,即使是做事的时候也是这样。
 就像对待家人一样。
 那是不是说明从一开始,一飞就没有把我划分到工作对象里,而是划分到家人一栏里了呢?
 张军有些得意的想,并且强行忽略了同样被如此划分进杜一飞家人一栏的Lucky和沙律。
15.第四次晚归。
 一月四日,这是杜一飞这个月第四次晚归。
 张军迷迷糊糊地想着要不要带着小弟去堵第一次警署的门,让他们早点放工作狂飞sir回家,也让飞sir明白他是个有家并且需要按时归家的人。
16.Hello Stranger. /一时兴起的419 PLAY
 …我接着滚去面壁。
17.从back kiss再开始。/享受你的亲吻。
 可能真是老了,杜一飞想。
 年轻的时候,别说这种唇齿间的普通贴合了,那时候大概早就干柴烈火滚上床了。
 果然是老了,不然只是和张军碰了碰嘴角,怎么就那么享受呢。
18.熟悉到每一寸的甜美身体。
 …我已经面壁三次了…可能我需要清洗一下大脑里的污垢…
19.说不出口的情话。
 两个大男人,年龄又都不小了,说什么情话啊。
 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20.Road Trip. /公路旅行。
 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张军带着杜一飞就跑了,还没出香港,杜一飞就被一个电话叫回了警局。
 迟早有一天我要端了警局,张军坐在车上目送杜一飞进了警局。
21.人群里你的气味。
 “张军来了。”杜一飞低头看着文件,随口问了一句。
 “哎?”丁小海转头四处找,最后从窗口看到了张军的车和车上的Lucky。
 “张军给你发短讯了?这么远飞sir你怎么注意到的。”
 “哦,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让鹰sir带他上来。”
 
 两分钟后,张军提着纸袋端着纸杯,跟在鹰sir身后上来,“一飞,你知道阴谋是没有味道的吧?是咖啡啊。”他将纸袋和杯子放在杜一飞桌上,“您的外卖到了,斋啡sir。”
22.被忘记的纪念日。
 “飞sir,又有你的花。”丁小海捂着嘴偷偷地笑。
 杜一飞莫名其妙地捧着束花回了办公室,打开贺卡,“生日快乐,我晚上来接你。”他眨眨眼,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还好有人帮他记得。
23.逃家。
 在张军心里,杜一飞跑回去做警察,就已经算是逃家了。
24.如果我死去。/BE妄想。
 张军已经死了。
25.我们的猫跑丢了。
 那个经常喂阿肥的小个子男人不见了,阿肥有些嫌弃地吃着经常和小个子男人同行的花轮头带来的猫粮。
 又过了不久,阿肥发现,花轮头又不见了。
 夭寿啦,阿肥的铲屎官都不见了!
 
 张军和杜一飞坐在太阳伞的阴影下,“一飞,钓到鱼,给阿肥蒸了吧。”
 “好啊。”
26.瞒著你抽烟。
 在张军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他就以方便照顾Apple,强行让杜一飞和他住在了一起,然后,飞sir就对他实行了禁烟。
 张军把烟藏在了厨房里,有时烟瘾上来,就会趁着杜一飞还没下班的时候偶尔抽上一两口,然后趁着杜一飞差不多回来的时候打开了排气扇,把烟头掐熄埋在阳台的花盆里,张军一直以为做得很巧妙。
 但是这都躲不过飞sir的眼睛,张军没有注意到被他这样蹂躏的花为什么还那么生机盎然,其实每天早上起来浇花的杜一飞都会把埋在土里的烟头扒拉出来悄悄丢掉。
27.秘密抽屉。
 杜一飞有个秘密抽屉,里面装满了薄荷糖。
28.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没有一起做过好人,没有一起去给Apple来家长会,没有一起光明正大的从警署里出来。
 以后,这些也只能杜一飞一个人做了,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一起做任何事了。
 杜一飞只希望,以后他们的相片可以排在一起。
29.讨厌却爱著你的一切。
 
30.迟来十年的告白。
 可能还要迟来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不过他们早就懂了对方的心意,说与不说,有什么关系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1. 高冷話癆君浦春一 转载了此文字
    每天都有產糧的衝動。
©高冷話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