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話癆君

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But after this life, I'll find you in the next.

【警界線】就算開不了口

杜一飛坐在床邊削著蘋果,時不時抬頭看看床上躺著的人。他故作開心地說說笑笑,可是眼睛裡佈滿了陰霾。他不太忍心看著面前的人身上插滿管子仿佛沒有了生命的樣子,而這些礙眼的管子卻又維持著他唯一的希望,他覺得有些諷刺。
「嘶——」杜一飛走了神,忘記了手裡的水果刀冰冷而鋒利,剛削的蘋果瞬間染上了一點鮮豔的紅色。他下意識把割破的手指含在口中,口裡那陣好似鐵鏽般的味道卻又喚起了他那日的記憶——張軍中槍倒在他懷裡的時候,瀰漫在空氣裡的,和他嘗過的那已無血色的唇,也是這種可怕的味道,他覺得他險些要窒息了。那是杜一飛第一次當著眾人的面失態,那是他第一次親吻張軍,他第一次他害怕到死,他害怕這些都太遲了。病床前的杜一飛這時又神經質地抬眼死死盯著床上昏迷著的張軍,他的目光像鉤子一樣,彷彿這個躺在床上的人會在下一秒就這樣憑空消失。
「張軍,你睡夠了沒?你快點醒,我還要親手抓你⋯」杜一飛的聲音逐渐乾啞在了喉嚨裡。張軍為了抓Pandora而中槍,雖然大難不死把命撿了回來,可是這樣昏迷不醒已經兩年了,杜一飛受夠了每次來做定期檢查的醫生那張令人沮喪的臉。
「張軍,你還記不記得你說過,」杜一飛咬著乾裂的下嘴唇,「你說當我們兩個人都老了的時候,Apple也許也結婚有了孩子,Lucky和沙律他們也有了好的歸宿,那時候你就和我搬出來一起租間公寓。你還說你討厭老人院,到年紀更大的時候和我一起也許可以互相照應一下,最多再請個工人幫手。你常說我這個老東西比你年紀大需要你費心照顧久點,你可不能反口⋯」杜一飛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他有點講不下去了。
病房裡安靜了,靜的只有那些醫療儀器工作的聲響。杜一飛把蘋果丟進了垃圾桶裡,就像之前的上百次那樣,他似乎已經偏執成狂,他總是削好一個蘋果,口中唸叨著等張軍醒了可以吃---可是他唸叨的這個人就是不肯醒過來。
「張軍,你要是一直這樣固執地躺著,Apple上中學你就要錯過了,Miss Chan說Apple好叻將來一定會讀很好的中學和大學⋯那時候,他們幾個鬼靈精不需要我們操心了,我們老了,我這個老傢伙還可以繼續煲湯煮飯,你答應要每天陪我去街市⋯你不是最喜歡吃我做的海南雞飯嗎⋯你不醒過來,我這老傢伙怎麼會有機會再煮飯給你⋯你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你是不是真的好憎我⋯」
「其實我經常都在想,到你老的都走不動的時候,我們兩隻老東西就可以有大把時間坐在一起好好想想我們這一輩子,想想一個差佬是怎麼忘記了差佬的身分,想想一個賊是怎麼放棄做一個賊⋯想想這個死差佬是怎麼對這個賊產生⋯」
杜一飛停住了,他瞪大了疲倦的雙眼,一瞬間眼圈更紅了,眼裡甚至泛起了晶瑩,因為他忽然才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跟張軍坦白過自己的內心。
坐在病床邊,杜一飛攥緊了拳頭,一陣怒氣衝上來可是又無從發洩,這一刻的他前所未有地恨自己。
「我知道⋯我沒講出口過⋯你是不是怪我⋯我們倆都不小了,兩個大男人⋯」杜一飛乾啞的聲音好像從另一個空間傳來,他擠出了一絲悲涼的笑容。





「求你醒過來,看我一眼好不好?」
杜一飛低下頭,深深一吻。

 
标签: 警界线 军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
©高冷話癆君 | Powered by LOFTER